每经热评丨连续21小时负电价,山东新能源发展迎来天花板了吗?
发布日期:2024-02-08 05:24    点击次数:103

尹海涛(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特聘教授)

孙 兴(远景能源电力交易专家,上海交大安泰经管首届AI MBA)

“五一”假期期间,山东省电力现货市场出现超时长持续负电价。有关报道刷屏朋友圈,普遍表达了关于新能源发展的悲观情绪,这导致山东省的新能源企业和投资客忧心不已,股市里的新能源股票更是跌跌不休!那么,在山东省电力现货市场中,短期的负电价真能说明新能源投资前景黯淡了么?笔者多年来关注和参与这个市场,希望从电力市场交易的角度分享下观点。

负电价具有代表性吗?

山东省对电力现货市场的交易价格作出了限制,价格的上下限分别是-80元/MWH和1300元/MWH。而价格的形成是由整个市场的供需关系决定的,当供过于求的时候价格可能会下跌至-80元/ MWH,当供小于求时价格可能上涨至1300元/MWH。不可否认的是,在“五一”假期期间,由于中小企业放假减产,用电需求衰减叠加新能源大发展,形成了供大于求的情况,导致多个时段价格下跌至最低价。但是这种情况并不是每天都会出现,毕竟一年365天,“五一”假期才短短5天而已。

比如,在今年4月20日凌晨6点,价格触达上限1300元/MWH,而且当天中午的现货价格也在400元/MWH以上。此外,还可以看出,当天的实际光伏出力不算低。因此仅仅用“五一”期间短期的负值现货价格,来推理全年新能源出力时现货价格都会很低,难免有以偏概全的嫌疑。

发电厂一定亏损吗?

山东电力现货市场自2021年12月1日开启后,为了稳定和长久地推进市场发展,政府给参与市场的主体作出了各种各样的交易限制。其中非常重要的一条是作为卖方的发电厂,在山东电力现货市场交易中,必须保证每个月不低于80%的发电量总量通过中长期交易卖出,不超过110%的发电量总量通过中长期交易卖出;作为买方的售电公司和直接参与交易的大用户,在山东电力现货市场交易中,必须保证每个月不低于80%的代理电量/用电量总量通过中长期交易买入,不超过110%的代理电量/用电量总量通过中长期交易买入。而细分到每天的中长期持仓量上,则没有过多的限制。自开展现货交易以来,中长期电力市场交易价格几乎维持在山东省中长期交易价格上限,即374.8元/MWH。这就意味着,各个市场主体在中长期交易中已经有大比例的电量锁定了中长期交易价格上限,即374.8元/ MWH。而通过合理的中长期仓位调整,各个市场主体也可以在中长期电力市场和现货市场中进行套利。

具体如何套利呢?举个例子,虽然今年4月份整体现货均价低于中长期价格,但是在某些天中长期价格高于现货价格,某些天中长期价格低于现货价格。从发电厂角度考虑,如果能做到在中长期价格高于现货价格时,多签中长期交易;在中长期价格低于现货价格时,少签中长期交易,则可以通过每天中长期与现货的价差进行套利。

既然大家对“五一”假期期间的超时长负电价比较关注,那聚焦到这几天的市场交易来进一步说明。2023年4月24日进行了5月份的月度中长期竞价交易。5月1~3日的成交价格几乎都是达到了交易价格的上限。这也就意味着,如果新能源场站在这几天超额卖出电量的话,那么“五一”假期期间的低价现货,是可以帮助他们赚钱的。

再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某家风电厂,5月1日的发电量为200MWH,但是这家风电场在竞价交易中以374.75元/ MWH的价格以及当月的竞价曲线,卖出250MWH的电量,但是其5月1日的发电量只有200MWH,则这家风电厂需要在现货市场中以当日的现货价格买入50MWH(假设其缺少的电量全部在实时市场买入,且以5月1日实际全省的风电出力曲线代表这家风电场的出力曲线)。

通过计算可得,如果此风电场站在5月1日竞价交易中超额卖出电量,则其度电售价可以高达487.76元/MWH,这远高于中长期价格上限374.8元/MWH。这也意味着通过合适的交易策略,即使在现货价格很低的情况下,发电厂的度电售价也可能会很高。再考虑到山东省所有光伏电站都不是全电量市场化交易,而是90%发电量按照上网标杆电价结算,只有10%的电量参与现货出清。所以负电价对目前的光伏场站影响也比较小。

电价波动有助能源转型

大家都知道,新能源发电的间歇性和不稳定性,客观上要求储能在未来的新型电力系统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但是目前储能的赢利模式主要是靠峰谷电差。这是远远不够的。如果未来链接大量储能单元(包括电动汽车)的虚拟电厂成为主流,储能的商业价值就能得到充分释放。例如,当电力市场上的现货价格非常低的时候,链接在主干网上的储能单元就像一个个湖泊,把电储存起来;当电力市场上的现货价格高涨的时候,这些储能单元再把电力释放出来,从而实现套利。这不仅会解决新能源发电不稳定的问题,同时也可灵活地调整电力市场上的供给和需求,平抑电力市场上价格的波动。

目前各个地方正在不断清除储能单元参与电力市场的政策障碍。例如,2023年3月,广东省能源局发布《广东省新型储能参与电力市场交易实施方案》。方案中规定了源、网、荷各侧储能均可参加电力市场交易,并给出了参与方式和品种。4月14日,深圳市发改委发布关于公开征求《深圳市支持虚拟电厂加快发展的若干措施(征求意见稿)》意见的通告。4月7日,贵州省能源局印发关于公开征求《贵州省电力需求响应实施方案(征求意见稿)》意见建议的函,提出售电公司可注册为负荷聚集商,聚合需求响应资源为虚拟电厂,以虚拟电厂为单元参与需求响应。

随着链接储能单元的虚拟电厂在电力市场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电力市场上的价格波动会有所减少,新能源发电的消纳能力也会大幅提升。

市场中出现价格的浮动是非常正常的现象。不能容忍价格波动的市场,注定是没有生命力的。电力市场也不例外。笔者认为完全不必紧盯着短期的负电价,感到恐慌,甚至质疑新能源的发展。恰恰相反,应当敏锐地看到这一现象中,所蕴含的能源转型带来的商业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