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华永道陷被恒大清盘人起诉传闻,此前涉海航审计遭罚
发布日期:2024-05-03 04:26    点击次数:174

近日,据英国《金融时报》等媒体报道,中国恒大的清盘人正在酝酿起诉曾对恒大进行十多年审计的普华永道,此举可能导致这家老牌会计师事务所面临失职指控。

而在2024年1月29日,中国恒大公告,当日香港高等法院颁布命令公司清盘。安迈顾问有限公司之Edward Simon Middleton 先生及黄咏诗女士于2024年1月29日获高等法院委任为公司的共同及各别清盘人。

针对清盘事宜,公告中给出了供媒体查询的联络邮箱。2月28日,针对上述《金融时报》等媒体报道是否属实以及起诉最新进展等问题,南都湾财社记者通过该邮箱联系时对方回复称,清盘人目前没有关于此信息可以分享。

“尽可能保留、重组或者继续营运恒大的业务”

据报道,黄咏诗在一个月前被正式委任为中国恒大的清盘人时表示,其团队会全力保持集团的业务能够持续运作,首要任务是尽可能保留、重组或者继续营运恒大的业务。

彼时,她也强调,高等法院颁令的清盘令只是针对母公司中国恒大集团,清盘人不会对集团旗下的附属公司的运作造成直接影响。安迈希望与恒大现有的管理层合作,达成解决方案,尽可能减少对所有利益持份者的进一步影响。

普华永道陷入恒大事件的舆论旋涡要追溯到数年前。2021年10月,香港财务汇报局(下称“财汇局”)公告,就中国恒大2020年年度账目、2021年中期账目的财务报表展开查讯,对罗兵咸永道会计师事务所(即普华永道)为中国恒大出具的2020年年度账目进行的审计展开调查。

普华永道与恒大合作已久。2009年,中国恒大赴港上市时,普华永道便是其合作会计所,此后多年,中国恒大的审计报告均由普华永道出具。

约5个月后,中国恒大的一则公告,宣告了普华永道的离开。2023年1月,该司公告称,罗兵咸永道应本公司的建议辞任本公司核数师,自2023年1月16日起生效,同时委任上会栢诚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下称“上会栢诚”)为本公司新核数师,以填补罗兵咸辞任后之临时空缺,任期直至本公司下届股东周年大会结束为止。

上会栢诚为上会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于香港的成员所。它的到来,揭开了恒大财务危机的黑匣子。由此,普华永道站上了风口浪尖,备受投资者质疑:在恒大的审计中,是否勤勉尽责了?

如若恒大清盘人最终起诉普华永道,这家老牌事务所将面临一场什么样的危机,犹未可知。

不过,安然事件是投资者屡次拿出来对比的一个案例:2001年,当时美国最大的能源公司安然宣告破产,成为美国当时所谓的“史上最大破产案”。破产前,安然公司承认做了假账,虚报数字令人瞠目结舌。

与此同时,曾是全球五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的安达信因帮助安然公司造假,被判处妨碍司法罪后终至倒闭,全球五大会计师事务所也由此变成“四大”。

涉海航审计遭罚

从最近的一则罚单来看,虽然进入2024年不过两个月,但普华永道已经有了新烦恼。

2024年2月6日,海南证监局披露了一则针对普华永道中天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杨旭东、陶碧森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

海南证监局对他们执业的海南航空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航控股或公司)2018年度、2019年度财务报表审计项目进行检查后发现存在四大问题。

一是个别函证的程序存在瑕疵。未关注到2018年度有三封函证、2019年度有四封函证存在回函地址、寄件人电话、回函印章异常的情况,未保持职业怀疑并实施进一步审计程序。

二是未准确识别个别关联方及关联方担保。2018年度执行关联方担保审计程序时,未正确识别一笔关联方担保。2019年度执行关联方担保审计程序时,未正确识别一个关联方公司,未在审计底稿中记录识别过程。

三是就个别关联方担保未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2018年度、2019年度在执行关联方担保审计程序时,未选择获取董事会决议原件进行核对,未发现两个年度各存在一份董事会决议原件与获取的审计证据不一致的情况;执行公文用印记录核对审计程序时,对一项关联担保事项用印记录,两个年度均存在未进一步获取涉及的公文内容和相关合同的情况。2019年度对于一项关联担保,未获取并检查相关合同和还款凭证。

四是未恰当评估内部控制相关风险。2019年度财务报表审计过程中,执行关联方担保审计程序时,未关注到公司印章登记表中反映出公司存在部分事项除需要经上市公司审批外,还需要经过控股股东批准、不符合内部控制要求的情况,未恰当评估公司可能存在内部控制相关风险。

根据相关规定,海南证券局决定对他们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并记入资本市场诚信档案数据库。

信息披露是资本市场健康有序运行的基础,是投资者作出价值判断和投资决策的前提,是证监会监管执法的重中之重。作为资本市场的看门人,中介机构的责任正在进一步压实。

近日,瑞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因在康得新2015年度、2016年度和2017年度财务报表审计执业中违反相关执业准则的规定,未能履行勤勉尽责义务,遭证监会罚没近1800万元。这也成为部分地方监管机构传达的典型案例之一。

 

采写:南都湾财社 记者王玉凤